如果一位權威人士命令你給另一個人發送400伏的電擊,你會遵守命令嗎? 大多數人會用堅決的“不”來回答。 然而,米爾格拉姆服從實驗旨在證明另有說明。

1961 年,為探究納粹軍人以【服從】作屠殺暴行的辯護理由是否合理,耶魯大學心理學家米蘭格倫(Stanley Milgram)展開一個甚具爭議的實驗。米蘭格倫首先以【學習實驗】為名,登報招募男性參與,其後將參與者與另一人配成 2 人組合,讓他們抽籤決定誰當老師、誰當學生。事實上,跟參與者配對的是實驗團隊的人,所謂【抽籤】也是假的,參與者必然選中當【老師】,團隊也必然會是【學生】。

*米爾格倫實驗也叫米爾格拉姆實驗

米爾格倫實驗:

米爾格倫實驗最著名的變化的參與者是40名使用報紙廣告招募的人。 作為交換他們的參與,每個人支付4.50美元。

Milgram開發出一種威嚇性的震動發生器,震動水平從30伏開始,並以15伏遞增增加至450伏。

許多開關上都標有“輕微震動”,“中度震動”和“危險:嚴重震動”等術語。 最後兩個開關簡單地用一個不祥的“XXX”標記。

每個參與者都扮演了一位“老師”的角色,只要給出了不正確的答案,他們就會對“學生”產生震驚。 儘管參與者認為他正在給學生帶來真正的衝擊,但這位“學生”卻是這個實驗中的同夥,他只是假裝感到震驚。

隨著實驗的進行,參與者會聽到學習者的請求被釋放,甚至抱怨心髒病。 一旦他們達到300伏的水平,學習者會在牆上砰砰地跳,並要求釋放。 除此之外,學習者變得完全沉默,拒絕回答更多問題。 實驗者然後指示參與者將這種沉默視為不正確的反應並進一步給予震驚。

大多數參與者詢問實驗者是否應該繼續。 實驗者發布了一系列命令來刺激參與者:

  1. “請繼續。”
  2. “實驗要求你繼續。”
  3. “這是絕對必要的,你繼續。”
  4. “你別無選擇,你必須繼續。”

服從的程度是參與者願意提供的震撼程度。 你認為大多數參與者願意走多遠?

當米爾格拉姆向耶魯大學的一群學生提出這個問題時,預計100個參與者中不超過3個會產生最大的衝擊。 實際上, Milgram研究中65%的參與者發生了最大的衝擊

在這項研究的40名參與者中,26人達到了最大的震盪,而14人在達到最高水平之前停止了。 值得注意的是,許多受試者對實驗者變得非常激動,心煩意亂和憤怒,但他們一直遵循命令一直到最後。

由於擔心許多參與者經歷的焦慮程度,每個人都在實驗結束時聽取了情況匯報。 研究人員解釋了程序和欺騙的使用。

然而,該研究的許多批評者認為,許多參與者仍然對實驗的確切性質感到困惑。 Milgram後來對參與者進行了調查,發現84%的人很高興參與其中 ,只有1%的 【參與者】 感到遺憾

米蘭格倫實驗的短片

教育現場的米爾格蘭:

在美國小學曾經有一個班級進行模擬實驗,教師曾用眼珠子顏色判定 為上等人或下等人,第一天教師公開宣布藍眼珠的學生為上等人, 值得被尊敬,應享受優勢學習資源, 包括收作業與得教師獎勵,另外棕色眼珠的學生則認為下等人,所做的行為是低級下流,並且是容易得到壞成績的人。

瞬間藍眼珠同學在班上成立上等人核心團體,他們開始罷凌棕色眼珠同學,成績立刻大幅提昇,且積極的與教師建立親密關係。棕色眼珠的學生學習成就立刻下降,並且不斷的被嘲笑。他們對自己的評語是【差勁】、 【卑鄙】。

過了幾天,教師立刻宣布他其實搞錯了,棕色眼珠的同學是【上等人】,擁有藍色眼珠才是【下等人】。原本 被教師認為【可愛】、【善良】、【聰明】的藍眼珠學生立刻被打入地獄。棕色眼珠的同學立刻對藍色眼珠的同學的所作所為【加倍奉還】。互動的友誼瓦解了,取而代之的是兩群人的敵意。直到實驗結束後,教師說明實驗的經過,並且安撫學生的情 緒,教室內才充滿孩歡笑。

讓這位教師十分驚訝的是,她以為自己很了解自己的學生,卻有這麼多學生在這過程中性格大變。她做出了這樣的結論:

原本樂於合作、體貼人意的孩子們轉眼變成下流、惡毒、 充滿歧視的小學生……。 真是糟透了

最後:

有份參與波蘭版米爾格倫實驗的社會心理學家 Tomasz Grazyb表示:

即使大部分人得悉米爾格倫實驗時,都聲稱自己永遠不會違背良心,但結果卻是背道而馳。人類面對權威的慫恿或壓力,會容易屈服,作出違背良心的事情。